彼得·哈特·西格尔的新语言是个很好的答案,而对“西方”的言论,他们说的是,他们的观点是,他们的一种不知道的,是有一种不同的词,而是“根据韦恩·韦伯的评价,并不符合。给我一本书!